沙盘游戏疗法简介

          沙盘游戏疗法是兴起于欧洲20世纪早期的一种心理治疗方法。起源于英国医生玛格丽特·洛温菲尔德(1939)创立的“世界技法”,世界技法作为一种非言语沟通的方法被应用在儿童心理治疗当中。

        已故的瑞士荣格心理分析师朵拉·卡尔夫(Dora Kalff)(1980/2003)以荣格分析心理学为基础提出了她命名为“沙盘游戏”的治疗方法。沙盘游戏疗法协会聚焦于此疗法,即以荣格分析心理学为理论基础来探究人的心灵。这种方法可以让心灵在最深处得以转化。沙盘游戏疗法是指前来接受心理治疗的来访者在专业治疗师的陪伴见证下,在沙盘中用沙具创造出一幅三维场景的过程。

        沙盘的规格:长28.5英寸(72.4厘米)、宽19.5英寸(49.5厘米)、深3英寸(7.6厘米)。沙盘内壁涂成浅蓝色。把沙子拨开,蓝色就可以作为场景中的水域;也可以把水加到沙中,让沙子塑形,做成来访者想要的形状。沙盘附近的沙架上摆放着沙具,反映出现实生活和幻想中方方面面的内容。来访者也可以利用各种材料设计制作自己所需的沙具。

Sand Tray1

        治疗师会鼓励来访者在沙盘中制作任何他(或她)想做的内容,而不会做进一步的指导。当来访者在沙盘里工作时,治疗师会坐在附近记录来访者制作的内容、所说的话及行为等等。治疗师会勾画出沙盘的草图或分布图以备日后回顾参考使用。整个沙盘制作完成后,治疗师会拍照存档。

        对儿童来说,沙盘游戏疗法是一个完美的治疗方法。由于孩子的大脑还没有发展到足够成熟的水平,可以谈论“出了什么问题”或者去分析自己遇到的困境,所以沙盘游戏疗法非言语的特点让孩子们可以通过象征来“表达”,而象征就是他们内心世界的语言。现在,沙盘游戏疗法已经被广泛应用于儿童与成人。

        制作完成一个沙盘看似很简单,而其实这是一种错觉。在这一看似简单的沙上图景创作背后是深刻的心理历程,而这一过程才是沙盘游戏疗法真正关注的对象。对于沙盘的理解和接纳绝非易事。因此,沙盘游戏具有一种迷人的特质,它体现了完整的心理过程,而我们无论如何努力都不一定能够完整把握住每一个沙盘内的全部要义。

        沙盘游戏疗法的理论基础源自荣格的以下观点:人的心灵具有自我疗愈和趋于整合的倾向(Jung,1960/1981)。这一倾向在适当的条件下会被激活。在一系列三维沙盘图景的创造过程中,来访者潜意识中的冲突通过象征的形式表现出来,与此同时,对其混乱的心理内容进行有益的重整,从而实现心灵的疗愈和转化。借助超越功能的转化性特点,沙盘游戏的象征性过程即是一个将意识的自我不断调整,以期与自性(荣格分析心理学中的核心原型)相协调一致的过程。遵循着心灵的中心——自性——重新调整心理内容,可以创建出健康和谐的个体,他的生命将有目标有意义。

Miniature Figures

        呈现在沙盘中的象征形式可以是单个沙具、沙具组合甚或是整个沙盘,而同一来访者制作的一系列沙盘则被称为一个沙盘历程。沙盘游戏疗法可以促进心理创伤的弥合修复,激发潜在的发展潜能,能使来访者调整对自我和个人经历的感知,使其与自性相一致。在沙盘游戏历程中,来访者会逐步意识到根植于他(或她)心灵深处的真正的自己。

        沙盘游戏并不是一种宗教仪式,而是适用于所有信仰的人群。我们有时提到这是一种“灵性”的体验,是因为触及自性的中心会让个体意识到自己在整个宇宙秩序中的存在远胜过小我的存在。对一些人来说,这种体验会被看作是神、圣、佛祖等等,这取决于他们的宗教倾向。对另一些人来说,触及自性具有相同的力量感,对生活的目标和方向充满力量,但并不会把这看作是一种宗教性的灵性体验。其实,我们对这种在自性中的心灵中心化如何称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去体验并拥有一个和谐平衡的心灵,心灵的各个部分作为一个有意义、凝聚在一起的整体共同工作。

Religions of the World

        在建立起安全的咨访关系的前提下,沙盘游戏能够使来访者超越意识的限制,激发心灵的成长,继而迈向更加完满更具创造力的生活。该疗法既适用于成年人也适用于儿童。治疗师不会对来访者就其沙盘内容进行任何分析或解释,直到整个历程结束,并已经过足够长的时间让来访者的心灵将过程中的内容进行整合。

        尽管在来访者制作沙盘时,治疗师不做解释,但他们对来访者在过程中所摆放内容的不断深入理解是十分重要的,这对于包容接纳从来访者潜意识中浮现出来的心理内容具有关键性作用。治疗师从意识层面更多的理解象征性历程中的内容(而来访者对此基本上一无所知),会降低来访者因潜意识内容的涌现和整合而产生的不确定感。治疗师为来访者提供安全的心理环境,接纳来访者潜意识中浮现的内容,与此同时,来访者的心灵不断整合并逐渐将象征性的内容意识化。因此,沙盘游戏治疗师不断培养和提升自己包容接纳沙游历程的能力,不断培养和提升自己对历程中象征性内容的理解能力,是至关重要的。尽管我们不可能也没有必要理解沙盘中所显示的所有内容,但朵拉·卡尔夫认为,为了可以充分包容接纳整个沙游历程,治疗师要不断的去理解沙盘中所传递的信息。

        一些著名的沙游疗法学者特别关注治疗师在沙盘游戏过程中的“参与”。知名沙盘游戏疗法培训师、藏传佛教学者, Martin Kalff 强调,对沙盘内容的言语分析并不能充分展示象征的全部内容;另外,对沙盘内容的分析解释涉及了思维过程,还应包括直觉、情感和感觉的共同参与。Martin Kalff 指出,相比于从非言语层面上去理解和参与来访者的创作过程,对沙盘的言语分析是次要的。Martin Kalff 还注意到治疗师在陪伴见证来访者创造性工作的过程中,精确深入的理解沙盘内容的能力,会激发来访者自愈和转化的过程。同样,在《自性的意象》(Images of the Self)一书中,Estelle Weinrib(1983/2004)认为治疗师必须与来访者一道感同身受地共同“进入”沙盘游戏过程,“在静默中与来访者一起进入他创造的世界,这本身就可以减少令他们饱受折磨的孤立感(2004,p.33)”。

以上内容摘录自Barbara A. Turner博士于2005年出版的《The Handbook of Sandplay Therapy》
中文版已在中国大陆地区出版发行:《沙盘游戏疗法手册》

Loving Kindness, Clarity & Humility in the Practice of Sandplay Therapy